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88
2000亿台币的市场,台湾电影作品与人才的中国攻略,四点分析
主页 > C漫生活 >2000亿台币的市场,台湾电影作品与人才的中国攻略,四点分析 > 作者: 2020-08-08 浏览:254
2000亿台币的市场,台湾电影作品与人才的中国攻略,四点分析

文 / 洪健伦

国片市场复甦后,台湾影坛不断尝试製作成功的商业电影,甚至挑战大製作,但国内筹资不易,市场规模有限,在仅靠国内的资金与市场下国产大片往往难以回收成本。因而,「前进中国」就一直是2010年以来大家讨论的焦点。

但台湾电影工作者对中国往往爱恨交织,大家都想从中国市场的庞大资金与票房获得资源,广电总局的审批制度却又常让台湾电影碰了一鼻子灰。但看到中国大型影视集团一个一个成立,片厂与剧组制度越来越完善,大片製作规模屡创新高,部部赚得眉开眼笑,我们不免看的心急,究竟拥有高度创作自由与创意实力的台湾电影,该如何打进中国电影市场,并且藉此回头壮大我们的产业?

针对这个问题,12月19日一场名为「2015之后,台湾电影如何走向更大的市场」的论坛透过三场座谈,从製片、工作者、市场面等三个角度,分别邀请李烈与叶如芬、连奕琦与高炳权、陈鸿元与郑伟柏三组资深从业者分享他们对中国电影产业的观察。三场座谈的切入点虽然不同,但是在三轮讨论的过程之中,有些关键字不断的出现,《放映週报》也从这些关键字切入,来讨论这系列座谈分享的讯息。

400亿人民币:超越想像的大市场

根据中国电商12月初公布的资料,中国电影票房总额在12月3日再度写下新纪录,突破了400亿人民币(约2000亿台币)。

在此之前,先让我们回顾中国票房高速成长的过程。经济改革开放带动一线城市快速改变,政府也以政策加速二三线城市的建设,其中包括了电影院的设立,因而,中国戏院的银幕总数从2000年约2000张银幕的数量,到2015年时已逼近3万张银幕。经济高速起飞,硬体的扩张,再加上数位时代带来的消费革命,让中国电影市场以每年30%到50%的超高速成长。

因而,中国票房从2000年的10亿人民币开始快速成长,2012年,中国年度电影票房超越日本的107亿人民币(535亿台币)规模,成为仅次美国的第二大电影市场(美国年度票房约为600亿人民币/3000亿台币)。2013年,中国年度票房翻涨一倍冲破200亿,2014年突破300亿,2015年再度刷新纪录,而光是今年中国电影票房从达到300亿到突破400亿所花的时间,只有短短不到三个月。中国人人信心满满,相信中国超越美国,成为全球最大电影市场指日可待,而时间点将落在2017年。在台有多年商业电影发行经验的陈鸿元说:「超过美国不可怕,但没人知道中国票房最终会比美国大多少。」

反观台湾,因为人口有限,电影市场规模不像中国,台湾和中国的票房总数曾在2000年时大约相同,约在50亿台币左右,而近两年台湾票房则达到80-90亿台币左右,此外,儘管好莱坞大片一直是台湾电影票房的主力,但近年最卖座的电影票房都大约在8亿台币上下。台湾与中国在市场规模上的差异,对于电影产业可以造成什幺影响,或许可以从现正上映的中国电影《寻龙诀》看见。

《寻》片斥资2.5亿人民币(12.5亿台币),庞大的拍摄预算让中国影视集团三大巨头「华谊兄弟」、「万达影业」、「光线传媒」联手出品,上映区区一週已累积超过8亿人民币票房,打平成本。不论製片预算或票房规模,在台湾实在难以想像。

2000亿台币的市场,台湾电影作品与人才的中国攻略,四点分析

IP:商业电影的万灵丹?

「IP」在三场座谈的来宾口中不断被提及,它也是中国从2014年以来中国电影产业吹起的一股热潮。IP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,也就是我们熟悉的「智慧财产权」,在创意产业中泛指诸如小说、影剧、书籍、音乐、电影、图像、游戏等影视音与出版商品。当这些产品在市场上受到欢迎,也代表了一定的市场基础。因此,若将这些热门题材开发成电影以及週边商品,一旦成功,将代表着庞大的商机。好莱坞的威漫系列电影,以及日本诸多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,都是最好的例子。因而,在中国电影市场快速扩张,影视作品激烈竞争,以及中国影视集团重视大数据分析的当下,热门IP被视为金鸡母,大集团争相抢下版权。

但IP一定是商业电影的万灵丹?台湾又该参照这个热门的製片模式,开发自己的IP电影?在这场论坛中,多位与谈者保持着保留的态度。李烈认为,IP操作在中国能成立,关键在于中国市场基础庞大,任何题材都能获得一定数量的支持者;台湾市场规模难以支撑够大的群众基础,加上台湾文学作品能被商业市场接受的不多,年轻族群阅读风气薄弱,操作IP能在台湾成功引发商业效应的机率不大。

叶如芬认为国片过去不乏成功的IP案例(例如琼瑶电影),但今日市场生态改变,当今能被两岸市场接受的台湾IP仅有九把刀的作品,对于本土IP的开发还需要更谨慎操作,不宜冒进。同时,李烈也认为IP并非决定电影成败的绝对因素,对照同样改编热门网路小说《鬼吹灯》系列的《鬼吹灯之九层妖塔》以及《寻龙诀》,它们虽然拥有同样市场基础的IP,却因改编成果的好坏造成显着的票房差异。她认为,故事才是电影成败的关键。在另一场座谈中,连奕琦导演也认为不论IP或是卡司,或许可以保证一定的票房(例如《甜蜜杀机》与《左耳》都因为苏有朋的参与获得票房成功),但是作品的成功与否的关键还是要回到电影本身是否好看。

2000亿台币的市场,台湾电影作品与人才的中国攻略,四点分析

除了IP,中国电影市场的运作方式也和台湾截然不同。新浪娱乐台湾总监郑伟柏在座谈中分享他们对于中国市场的观察。《寻龙诀》集结三大中国影视集团「万达影业」、「华谊兄弟」、「光线传媒」的投资,不但是为了结合三大财团的资金,更是希望集结华谊的製片实力、万达的戏院通路资源,以及光线传媒在媒体等各家强项,联手强势进攻中国贺岁档。同时,他们的行销更不仅限于《寻龙诀》单一部片的操作,更将投资方出品其他贺岁电影(华谊的《恶棍天使》与光线的《老炮儿》)一起包进预告之中,联手打造「贺岁档联盟」,以团体战联手面对当下64部新片齐发的贺岁档大乱斗。郑伟柏指出大陆的影视集团面临强烈的竞争,并不吝于使用合纵连横的方式合作,「他们并不担心我这个山头有你就没有我,而是把大家圈在一起,努力一起赚钱。」

除了合纵连横,在高度竞争市场中,中国电影行销手法更不断推陈出新,分工也越来越细緻。再加上影视集团结合网路资源,中国电影行销已经将媒体、线上购物、视频网站等资源整合,让所有行销活动更有效地导向消费行为,并且更有效的掌握用户数据。

近年,中国大型网路集团在影视产业扮演的角色,更是从市场末稍的通路,开始进军产业源头参与内容製作。因而,以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等集团为首的「BAT」公司在今年纷纷宣布成立製作单位。从创作端参与,除了可以分享电影票房的利润,这些互联网在操作上还可以掌握独家新闻,结合互联网上的消费工具确保行销成效,更能为旗下视频网站掌握优秀的影视内容。同时,互联网的庞大线上用户资源,也能回过头提携小众人文电影作品。

中国大打团体的情势下,李烈认为台湾电影工作者要前进中国市场,再也不能以个体户的方式加入战局,而台湾的製作单位在进入中国市场时也不能各自为政,必须有策略的和中国合作。

人才:如何面对不断招手的中国

市场的快速扩张伴随着大量人才需求,中国不断向台湾电影人才招手,而目前台湾工作者在大陆工作的普遍待遇,大约都是台湾的五倍(薪水数字相同,币值不同)。更好的待遇、更多的工作机会,让台湾快要变成替大陆培养电影人才的基地。

但中台合拍,或是参与中国电影的製作,可以为台湾影人带来什幺经验,我们或许可以从连奕琦与高炳权两人的对谈中窥见一二。连奕琦与高炳权分别担任《左耳》与《小时代》(I, II)的执行导演。而从他们的经验里看到,参与中国电影的拍摄,除了增加更多类型题材的操作经验,更重要的还有增加操作大型剧组的经验。中国商业电影的作业模式已向美日的片厂制度看齐,不但剧组规模庞大,分工也更为确实。例如在《小时代》剧组中,高炳权是第一次面对150人规模的剧组,而以往在台湾由製片负责的勘景工作,在《小时代》前製期也是由美术组负责。而在连奕琦参与的《左耳》剧组里,摄影指导赵飞(曾任《蓝色茉莉》摄影师)的作业方式也效法好莱坞作业规模,为了确实掌握打光效果,赵飞每一场戏都使用大量灯光器材,架设的时间以八小时起跳,这样的作业方式使得导演的事前规划需要更为严谨。而连奕琦认为,中国与台湾在创作团队规模与分工模式差异的根本原因,还是决定于资金的差异。

而参与过中国製片团队后,对他们之后的事业规划产生了什幺样的影响?两位导演都坦言中国光是执行导演的待遇就十分丰厚,曾让他们一度想过「发展副业」。但回到创作者的立场,两人都认为是否和中国合作还是取决于题材属性,例如娱乐性高、或是类型取向的电影,都会是两位寻找中国资金的题材,高炳权说在台湾做类型片不易,筹资难度与承担的风险较高,因而,类型电影可能以和中国合拍为主,「但我也不会为了合拍写一个不中不台的故事。但很多在中国不能说的题材,一定还是会回到台湾拍。」

而面对中国的招手,台湾年轻电影工作者该如何自处?观察大陆市场动态的郑伟柏认为,大家需要先强化创意能力,他反问中国创作者为何在严格审批制度下,年年持续出现许多令人惊艳的佳作,但台湾创作者面对完全自由的创作环境,却在创意面上少了火花?同时,他认为年轻创作者还是要先立足台湾,等到自己推出作品,并在受到市场获奖项的肯定有了一定声量之后,再尝试往大陆发展,届时才可能有较好的机会和中国正规军团队合作。

2000亿台币的市场,台湾电影作品与人才的中国攻略,四点分析

《寻龙诀》以华语市场前所未见的大资金拍摄,上映一週就靠本地市场回收成本,台湾电影碍于市场规模,近年的大製作都没有中国大片的命运。例如2013年《赛德克・巴莱》上下集製作预算共7.5亿台币,2014年的《KANO》则耗资3亿拍摄,但不论是《赛》上下两集总计的8亿全台票房,或《KANO》的3.4亿票房,虽然看似风光,但扣除戏院拆帐与行销成本后仍无法回收成本。想推出优质的国产商业电影,製片公司除了必须有效提高製作资金规模,相对的也需要更高的票房收入。因而,把触及的市场规模扩大,朝向同文同种的中国大陆寻求机会,必然是目前台湾电影产业首要的考量。

李烈认为「台湾电影如果希望一路走的长远、建立产业,合拍真的非做不可。」身为製片的她从产业面思考,台湾电影「产业」的根基要扎稳,还是需要产量来支撑,「只有合拍,台湾电影的产量才会大,才能进入中国市场,电影工作者才能生存下来,并且越活越好,专业人员才有工作量,才能培养、加强技术。」但李烈也强调,「它必须是有条件的合拍。」台湾电影工作者应该思考如何「利用中国市场与环境的优势,壮大台湾的优势。」叶如芬同意台湾电影产业工业化需要中国市场的资源,合拍是必然趋势,从现实面来看「投资商必定往有商机的市场去,我们当然不能置身事外。」

叶如芬和李烈也强调,大家不能再从台湾本位的角度思考合拍,应该要从「华语电影市场」的高角度来想像市场。叶如芬也强调「合拍片打开大陆市场,香港、星、马也可以上映,多元化的国际合作的意义就在这边。」她认为大家不必把合拍看作将要吃掉台湾电影的洪水猛兽,面对合拍大家準备的重点在于「培养自己的实力,电影工作者要有更多创作的经验,努力学习拍片,壮大自己的经验,当我们面对中国,我们的力量就会很大。」而在更高的思考角度下,李烈认为大家应该思考「台湾电影要怎幺在大範畴的华语电影市场中,做出保有自己特色的台湾电影。」不过她也强调,纯正的台湾电影还是要存在,而她也会在拍摄合拍电影之余,每年一定要製作一部纯粹台湾製作的电影。

2000亿台币的市场,台湾电影作品与人才的中国攻略,四点分析

同时,座谈来宾也提醒大家,面对合拍与商业电影市场时,不要忘了电影是作品也是商品,创作者必须在两者间抉择。例如过年档期上映的贺岁片一定是以阖家观赏、讲求娱乐效果为主,「就像你跟大家去唱KTV,一定都会点流行歌来唱一样。」叶如芬说。而在另一场座谈中,有多年商业片发行与製片经验的陈鸿元也说,商业电影一直是电影产业的支柱,对于同样抢进中国市场的好莱坞片商而言,中国的审批制度并不成为障碍,「这些商业电影的操作者一直知道,商业电影一直面对很多限制,是在市场的因素、观众的想法的框框下创作的。」反观台湾商业电影的发展,陈鸿元认为台湾的媒体、评论界普遍刻意忽略商业电影,甚至瞧不起商业製作,是台湾发展商业电影的一大阻碍。


2000亿台币的市场,台湾电影作品与人才的中国攻略,四点分析
2000亿关税定时爆破 马云:中美贸易战或持续20年
2000亿暴利保健品 正在掏空中国老人
  相关文章